管理介面 個人首頁 部落格首頁

981台灣漢人社會與文化

祭祀圈研究的反省與後祭祀圈時代的來臨

sheena | 01 十二月, 2009 23:34

文/ 魏小清

張珣

    2002  祭祀圈研究的反省與後祭祀圈時代的來臨。國立台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 5878-111

 

這篇文章藉著回顧台灣、日本與大陸學者的祭祀圈研究與其涉及之問題與討論,呈現出祭祀圈研究的成果與侷限。(張珣 200298

作者張珣先回顧了人類學發展出的三個漢人宗教研究的解釋模型,分別是為了回答「中國社會是如何可能?」或「帝國與地方是如何銜接?」的William Skinner以四川盆地為基礎的「六角形市場模型」、Maurice Freedman以閩粵地區為基礎的「宗族模型」,以及始於日本學者岡田謙到林美容加以發展的「祭祀圈模型」。其特點在於讓宗教與其他社會文化面向作連結,集中在社會組織與社會結構的討論。(張珣 200279-80

相較於上述三個漢人宗教研究的解釋模型的特點及其在理論上、應用上的侷限,作者認為「後祭祀圈」時代展開的「去─地域性崇拜」(de-territorialism)拓展了關於漢人宗教現象涉及的歷史文獻、經典科儀、知識份子的詮釋、信徒的宗教神祕經驗、都市型個人宗教與新興宗教等等面向的研究。(張珣 200278-79

而 後作者詳加討論「祭祀圈模型」發展的脈絡與宗旨。作者指出,當初濁大計畫執行祭祀圈研究是為了藉由祭祀圈與宗族之形成、婚姻圈、及其市場系統等相關資料互 相搭配,建立漢人聚落社會史所需的基本資料。在此,祭祀圈是一個研究架構而非一個固定組織實體,不適合用一個「地域共同體」概念視之。(張珣 200282-86

作者認為日本學者當初對台灣村廟祭祀範圍之研究,並不認為台灣村廟具有日本祭祀圈的性質。作者認為日本氏神信仰比較重視村落的整合,漢人廟宇信仰則只是加強家族內部的整合。是故使用日本祭祀圈的概念時,必須中日村落的意義與內容之差別。(張珣 200286-88

由於大陸學者引用祭祀圈架構時不為定義所限,而能將祭祀圈與宗族、市場等模式相互使用,探討更複雜、更多層面的宗教與文化現象,能進一步探討廟會活動與文化權力等議題。另一方面,由於A. WolfE. AhernS. FeuchtwangS. Sangren等中國研究者視民間宗教為文化象徵,或一種意識形態;藉此Prasenjit Duara、蕭鳳霞(Helen F. Siu)、王銘銘等學者的研究將儀式視為一種政治為目的的文化手段。(張珣 200293-98

文末,作者提出「後祭祀圈研究」可能發展方向有二,一是採取結構功能理論,考察市場、宗族與村落祭祀三者的共構關係;二是採取文化象徵理論,視村落祭祀為民間權威來源,探討其與國家官方權威之間的互動研究。(張珣 200298-99

從 祭祀圈研究漢人社區宗教的特性看來,作者認為人類學家在基層田野地點與高層的人類學理論之間,可以使用其他學科的宗教研究作為補充學問或說是「中間學 問」,例如宗教學(宗教信仰哲學體系)、歷史學(宗教發展史、教團史、教派史)、文學(宗教文學、科儀抄本)、社會學(世俗化理論)、人文地理學(區域研 究)、民俗學(宗教戲曲、建築)等等,以及一些非鄉村地區的樣本(諸如新興宗教、都市宗教),幫助人類學家更能掌握漢人宗教,加深人類學家對漢人宗教的理 解。(張珣 2002100-101

閱 讀本文後,我發現作者直接指出所謂的祭祀圈研究,實際上沒有了解「祭祀圈」的定義如何形成、也未了解「祭祀」與「圈」如何形成。另方面,本文引發了關於我 的碩論研究的兩個思考。第一,正由於傳統對於漢人研究著重在地區宗教,使得關於新興宗教的人類學研究文獻不多。第二、藉著作者張珣提出的「中間學問」概念 可以擴展並加深人類學對漢人宗教的理解。


迴響

發表迴響
 authimage
驗證碼輸入規則:請去除前後一個字元即為驗證碼,如看到abcd123,正確請輸入bcd12
國立暨南國際大學人類學研究所 版權所有